盐业改革7轮方案后终破冰 继续专营与价格市场化

章政表示,盐业改革必须推进,是因为目前盐业体制存在三方面问题。第一个是效率不高,整个产业,资源的配置活力没有释放出来,从生产企业来讲,优质优价没有体现出来。
第二个是利益不均,表现为产地与销地之间的关系,行业内部利益需要进一步调整。第三个是活力不够,没有竞争机制,行业地区之间封闭,市场割裂。

参与此次盐业改革方案制定的专家、北京大学教授章政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此次盐业改革方案出台,盐业改革逐渐朝市场化方向走。

新京报讯
在被提及多年之后,有关食盐专营制度取消的传闻首次得到官方确认。昨日,工信部对外透露,正加紧制定盐业改革方案,改革总的方向是政企分开,取消食盐的专营制度,力图建立盐业企业自主经营和公平竞争的市场机制。
新京报记者从业内了解到,事实上从今年上半年开始,地方针对盐业专营的部分改革就已经陆续展开。
将市场化运作
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为古老的专营产业之一,多年以来盐业改革一直备受外界关注。
根据央视报道,工信部昨日披露,目前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正在加紧研究,而改革的目标是取消盐业的专营制度,将政企分开,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来进行运作,建立自主公平的竞争机制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盐业专营改革在被提及多年之后,政府主管部门的首次公开确认。
实际上,早在上月末,有关最新的盐业专营改革就已经披露。10月29日,中国盐业协会曾对外披露,有关盐业体制的改革方案已在国家发改委主任办公会议通过,并正在各部委完成意见征求。
方案的核心,是从2016年起废止盐业专营,允许现有的食盐定点企业进入该市场,允许食盐流通生产企业跨区经营,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;同时,在国家和地方两级建立完善的盐业储备体系。
相关概念股飘红
“从目前了解的信息来看,方案具体的步骤,可能会在2015年到2016年逐步实现盐业产业股权多元化,最终在2017年起全面取消专营的体制,实现市场化的环境。”长期关注盐业改革的上海彭旨平律师事务所律师邹佳莱表示。
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其实从今年3月起,地方的盐业改革就已经开始,“最典型的是江西省的盐务局,已经被撤销,就是要政企分开的标志。”
在外界看来,盐业专营制度放开,意味着更多企业可以进入涉盐产业;充分竞争化也将让公众的购盐成本下降。
政策利好还传递到股市。昨日A股市场上,盐业相关概念股纷纷上涨。其中,云南盐化涨停,兰太实业、ST海化涨幅居前。
盐业改革曾多次搁浅
一直以来,由于国内盐业产业被行政管控,属于传统的统购统销模式,中国盐业总公司及旗下各级盐业公司控制着行业的流通环节,既是管理者,又参与经营。
这样的产业模式导致,一方面处于产业链前段的生产企业无自主定价权,利润微薄;另外一边,终端的消费者则购盐成本较高,而中间环节的盐业公司则依靠垄断带来暴利,被外界诟病。
实际上,本世纪初开始,关于盐业专营的改革就已经开始,但一直进展不大。
2002年,第一次盐改的草案形成,但由于当时的国家经贸委盐业管理办公室撤销,改革被搁浅;2005年,国家发改委再次提出要制定盐业改革方案,并在2007年形成新的草案。但此后,盐业的管理工作由发改委移交到工信部,盐改工作再度搁浅。
2009年11月,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组建的盐业体制改革小组,再次提出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初稿。但因种种原因,该方案又未能成行。
“2000年至今,国内的盐改方案曾经先后6次提出,但均都无疾而终。”邹佳莱表示,算起来,本次重新提出的盐改方案已经是“第七版”。
■ 观点 “食盐加碘政策也应取消”
在业内看来,多年以来盐业专营的改革屡屡停滞不前,主要的原因一方面是用盐安全的考虑,一方面来自既得利益团体的阻挠。
2009年,国务院国资委[微博]企业监事会监事陈国卫曾经“炮轰”中盐公司。他认为中国盐业专营制度改革推进缓慢,垄断难以破除,根本问题是来自中国盐业总公司的强烈反对。
“实际上,除去利益方面的问题,更主要的还有盐业专营存在政策和法规基础。”原国家粮食局标准质量中心高级工程师谢华民表示。
她介绍,在建国以后,盐业作为当时国家最为重要的税收来源之一,一直被垄断专营。到了1990年之后,国内有人从健康的角度提出,国人需要补碘,因此盐业需要专营以保证供给。
1994年,《食盐加碘消除碘缺乏危害管理条例》颁布;紧接着,1996年《食盐专营办法》颁布,标志着盐业国有专营的合理合法性。
谢华民认为:“‘条例’存在,《食盐专营办法》就有了合规性,食盐专营制度也就多年来一直难以改变。”谢华民表示,目前国家医药卫生条件已经改善明显,公民自我保健意识增强,公民摄取碘的渠道也很多,不存在需要全民补碘。
“因此食盐专营以加碘作为前提已经不成立,在取消盐业专营的同时,应该将食盐加碘的条例一并取消。”她表示。
■ 影响 盐业种类和价格将市场化
对于“第七版”的盐改方案,意在打破盐业专营垄断,实现政企分离,行业内普遍认为,一旦改革成行,将建立真正的市场化体系。
“过去企业只是把加工好的盐统一售卖给固定的盐业公司,接触不到零售端,利润较低,产品做好做坏一个样,严重缺乏动力。”昨日,有河北省盐业生产企业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。
上海彭旨平律师事务所律师邹佳莱认为,打破盐业专营,将从三个方面影响行业。首先,是盐矿、生产加工企业,行业准入放开之后,他们会拥有销售权,可以建立自主的品牌,通过接触终端市场,从而建立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。
从消费者角度来说,将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。此前,一个地区的公民只能吃一家的盐产品,“该区域不缺碘,但如果区域的盐业公司生产的都是碘盐,消费者就得强制去买明显不合理。”
最后,从流通环节来说,更多民企进入,竞争力会增加,未来根据需求的不同,产品也会多元化,“比如出现普通食盐、工业用盐、保健用盐等不同种类的产品。”
邹佳莱认为,短期内放开盐业专营,可能会导致一定的市场和产品价格的波动,但长期来看,通过市场化的调节,盐业产品的价格将逐步回落,市场也会回归公平竞争,“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和行业协会只需做好监督即可,市场的力量自然会对行业优胜劣汰。”
盐业专营改革大事记: ●1980年 国家经委批准成立中国盐业总公司。 ●1994年
国务院批准对盐业实行专营。 ●1996年5月
为了保障食盐加碘,国务院正式发布《食盐专营办法》,并行使盐政管理职能。
●2001年
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在经济运行局设立了盐业管理办公室;此后,该办公室提出的第一次盐改方案,因经贸委核销被搁浅。
●2005年 发改委提出盐业改革方案,此后因工作移交工信部,方案再被搁浅。
●2009年
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组建的盐业体制改革小组,再次提出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初稿,方案最终无果。
●2014年4月 国家发改委刊发第10号令,决定废止《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》。
●2014年11月20日
工信部确认正在加紧制定盐业改革方案,并明确改革方向是政企分开,取消食盐专营制度。

由于盐是生活必需品,我国自古就有“盐业系天下”的说法。盐的专营在我国始于26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。古代食盐专营主要是收税。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盐税占国家财政收入的80%甚至90%以上。不过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盐税占国家税收的百分比越来越低。2006年盐税只占我国税收的0.04%,已经微乎其微。
我国目前的盐业专营始于1996年5月,当时为保障食盐加碘,国务院发布《食盐专营办法》。2006年4月,国家发改委根据该办法又颁布了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,从而使食盐成为我国仅有的保持专营体制、按计划统购统销的行业。
2014年4月21日国家发改委决定废止《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》。因为此前生产审批权限已经下放至各省,该管理办法早已名存实亡。此次废止该办法,正是基于简政放权的考虑,避免重复和过度审批。盐业专营的体制并没有改变。
2014年11月,中国盐业协会披露,国家发改委主任办公会议已通过第七套盐业体制改革方案,并在各部委完成意见征求。方案的核心为2016年起废止盐业专营,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。
2014年11月,工信部确认将取消食盐专营,盐业体制改革后,涉盐企业将可实现真正的自主经营和公平竞争。
在被提及多年之后,有关食盐专营制度取消的传闻首次得到官方确认。中国报告大厅获悉,11月20日,工信部对外透露,正加紧制定盐业改革方案,改革总的方向是政企分开,取消食盐的专营制度,力图建立盐业企业自主经营和公平竞争的市场机制。
记者从业内了解到,事实上从2014年上半年开始,地方针对盐业专营的部分改革就已经陆续展开。
将市场化运作
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为古老的专营产业之一,多年以来盐业改革一直备受外界关注。
根据央视报道,工信部披露,目前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正在加紧研究,而改革的目标是取消盐业的专营制度,将政企分开,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来进行运作,建立自主公平的竞争机制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盐业专营改革在被提及多年之后,政府主管部门的首次公开确认。
实际上,早在上月末,有关最新的盐业专营改革就已经披露。10月29日,中国盐业协会曾对外披露,有关盐业体制的改革方案已在国家发改委主任办公会议通过,并正在各部委完成意见征求。
方案的核心,是从2016年起废止盐业专营,允许现有的食盐定点企业进入该市场,允许食盐流通生产企业跨区经营,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;同时,在国家和地方两级建立完善的盐业储备体系。
盐业专营制度放开使竞争充分
“从目前了解的信息来看,方案具体的步骤,可能会在2015年到2016年逐步实现盐业产业股权多元化,最终在2017年起全面取消专营的体制,实现市场化的环境。”长期关注盐业改革的上海彭旨平律师事务所律师邹佳莱表示。
他告诉记者,其实从2014年3月起,地方的盐业改革就已经开始,“最典型的是江西省的盐务局,已经被撤销,就是要政企分开的标志。”
在外界看来,盐业专营制度放开,意味着更多企业可以进入涉盐产业;充分竞争化也将让公众的购盐成本下降。更多信息可查阅中国报告大厅发布的《2014-2018年中国食盐市场深度分析报告》。
盐业改革曾多次搁浅
据宇博智业市场研究中心了解到,一直以来,由于国内盐业产业被行政管控,属于传统的统购统销模式,中国盐业总公司及旗下各级盐业公司控制着行业的流通环节,既是管理者,又参与经营。
这样的产业模式导致,一方面处于产业链前段的生产企业无自主定价权,利润微薄;另外一边,终端的消费者则购盐成本较高,而中间环节的盐业公司则依靠垄断带来暴利,被外界诟病。
实际上,本世纪初开始,关于盐业专营的改革就已经开始,但一直进展不大。
2002年,第一次盐改的草案形成,但由于当时的国家经贸委盐业管理办公室撤销,改革被搁浅;2005年,国家发改委再次提出要制定盐业改革方案,并在2007年形成新的草案。但此后,盐业的管理工作由发改委移交到工信部,盐改工作再度搁浅。
2009年11月,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组建的盐业体制改革小组,再次提出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初稿。但因种种原因,该方案又未能成行。
“2000年至今,国内的盐改方案曾经先后6次提出,但均都无疾而终。”邹佳莱表示,算起来,本次重新提出的盐改方案已经是“第七版”。

这次“盐改”的核心,是“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”,推进盐行业市场化发展,实现盐业资源有效配置。

盐改方案第二条就明确指出:“强化食盐专业化监管,完善食盐专营制度”。

盐业改革经历7轮方案后终于落定,围绕这次盐业改革的博弈也都呈现出来。

“改革过程中最大的一个难点在于食盐的品质安全。如果完全放开,一步到位,从食品安全来讲肯定是有隐患的。”章政如是说。

此次改革,专营制度未变,但是食盐定价放开,外界担心未来食盐继续涨价而难以获得改革的实惠。

章政表示,盐业改革必须推进,是因为目前盐业体制存在三方面问题。第一个是效率不高,整个产业,资源的配置活力没有释放出来,从生产企业来讲,优质优价没有体现出来。
第二个是利益不均,表现为产地与销地之间的关系,行业内部利益需要进一步调整。第三个是活力不够,没有竞争机制,行业地区之间封闭,市场割裂。

在盐业行业看来,包括工业盐在内,每年盐产量在9000万吨,但食盐消费量约1050万吨,另外8000万吨是工业用盐,如果提取钠的成分后,剩下的废渣含有大量的重金属,可能会非法流入市场冒充食盐,存在巨大隐患。

这次“盐改”的核心,是“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”,推进盐行业市场化发展,实现盐业资源有效配置。

日前,国务院公布《国务院关于印发盐业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》,业界期盼的盐业改革终破冰。作为目前我国极个别仍保持专营体制、按计划统购统销的领域,食盐行业能否彻底实现从“计划经济”向“市场经济”的巨大转型?盐业价格放开后,有关部门、经销商、盐业公司、消费者等能否实现多方共赢?敬请关注本期盐业改革专题报道。

事实上,盐业改革整个改革的思路是从供给侧改革的角度出发,用市场的力量,解决食盐行业现存的结构性矛盾——“供大于求”、供给不能很好满足市场“多元化”消费需求等问题。

事实上,盐业改革整个改革的思路是从供给侧改革的角度出发,用市场的力量,解决食盐行业现存的结构性矛盾——“供大于求”、供给不能很好满足市场“多元化”消费需求等问题。

根据国务院此次推动食盐业改革的指导思想,此次盐业改革是以确保食盐质量安全和供应安全为核心,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坚持依法治盐,创新管理方式,严格市场监管,建立公平竞争、监管到位的市场环境。

盐改方案第二条就明确指出:“强化食盐专业化监管,完善食盐专营制度”。

章政表示,这次盐业改革的目标有4个:首先是为了更好的确保国家食盐供给的安全。无论如何改,这都是一个大的前提。第二是怎样来释放市场的活力。因为盐业体制,经过专营之后,很多活力可能没有得到更好的释放。第三是确保国家盐资源的安全和有效配置。第四是加强和完善来确保老少边穷地区的碘缺乏病的防范。

盐业改革的提出已经有10年多了,从1996年开始,国家推动盐业改革,至今酝酿出台7套方案,随着第七套方案公布实施,终于迈出市场化的第一步。

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
“改革过程中最大的一个难点在于食盐的品质安全。如果完全放开,一步到位,从食品安全来讲肯定是有隐患的。”章政如是说。

盐业改革经历7轮方案后终于落定,围绕这次盐业改革的博弈也都呈现出来。

本报记者 张旭 北京报道

一直在推动盐业反垄断的律师邹佳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相对以往专营制度,改革跨出了一步,主要是把食盐生产企业解放出来了,原来是一直被束缚。不过,“此次盐改仍不彻底”。

盐业改革外界呼声最高的是改变现有的盐业专营制度,从垄断走向市场化。但是方案中盐业专营没有改变,与外界的预期有一定差距。

《盐业体制改革方案》指出:“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”这次“盐改”的核心是“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”,推进盐行业市场化发展,实现盐业资源有效配置。

“如果做成小包装流入到市场,食品安全就会出现很大问题。”章政表示,对这个问题首先由一个机构或单位来负责。

盐业改革的提出已经有10年多了,从1996年开始,国家推动盐业改革,至今酝酿出台7套方案,随着第七套方案公布实施,终于迈出市场化的第一步。

一直在推动盐业反垄断的律师邹佳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相对以往专营制度,改革跨出了一步,主要是把食盐生产企业解放出来了,原来是一直被束缚。不过,“此次盐改仍不彻底”。

此次改革,专营制度未变,但是食盐定价放开,外界担心未来食盐继续涨价而难以获得改革的实惠。

盐业改革7轮方案后终破冰 继续专营与价格市场化

盐业改革目的

而这次改革要改的问题,就是怎么来提高效率,怎么样来协调利益,怎么样来增强活力。

盐业改革外界呼声最高的是改变现有的盐业专营制度,从垄断走向市场化。但是方案中盐业专营没有改变,与外界的预期有一定差距。

《盐业体制改革方案》指出:“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”这次“盐改”的核心是“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”,推进盐行业市场化发展,实现盐业资源有效配置。

而这次改革要改的问题,就是怎么来提高效率,怎么样来协调利益,怎么样来增强活力。

参与此次盐业改革方案制定的专家、北京大学教授章政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此次盐业改革方案出台,盐业改革逐渐朝市场化方向走。

章政表示,这次盐业改革的目标有4个:首先是为了更好的确保国家食盐供给的安全。无论如何改,这都是一个大的前提。第二是怎样来释放市场的活力。因为盐业体制,经过专营之后,很多活力可能没有得到更好的释放。第三是确保国家盐资源的安全和有效配置。第四是加强和完善来确保老少边穷地区的碘缺乏病的防范。

根据国务院此次推动食盐业改革的指导思想,此次盐业改革是以确保食盐质量安全和供应安全为核心,在坚持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坚持依法治盐,创新管理方式,严格市场监管,建立公平竞争、监管到位的市场环境。

相关文章